倒立的茶梗

想改改白嫖的狀態の咸魚~糧實在太好吃了

血、圣水还有你的亲吻

    圣殿急哄哄的走进祷告室,气急败坏地向张良抱怨:最近要抓捕的吸血鬼也太多了吧,本就是临时增加的差事,这夸张的目标数量是怎麽回事!


「你就当作是为教皇殿下分忧解劳吧。」 张良放下手中的有着複杂咒术的书籍,笑着彿去他铠甲上的血污。


「直到教廷没有财政危机吗?」 刘邦的白眼都要翻到天上了。


    教廷特使,韩信,是从天而降的帮手,实实在在的凭空而来,一夜之间便出现在了教廷,而且只与张良熟捻。 刘邦本着圣殿—教廷扛霸子—之光的精神上,便自告奋勇的申请了带特使熟悉出任务的责任。


    他有足够的实力来支撑他的自信,只要圣殿不倒,只要他还坚守在前线,后方的牧师便能治癒伤者,只要还有刘邦这最强之盾,教廷便不倒。


    但特使实在是厉害,冲在了圣殿的前头,吸血鬼对他造成的的伤害彷彿被抑制,就像他身上有什麽闢护,他快而稳的长枪,急速的刺进,走时带出腐败的血污,那些暗夜的生物就这样化为粉尘消失在空气中。


    与他强劲的实力不搭的是他那可爱的贵族奶茶般的长髮,长而柔韧的髮丝随着他的动作舞动,有一次刘邦在任务中不小心摸到,是非常柔软的触感,像是精心排织的羊毛。彷彿注意到了他的视线,韩信对刘邦微微一笑,也是非常温和的样子,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接近。


    可特使实在是太不解风情。


    每每任务结束後韩信感谢过他之后便直直的找张良去了。


    这不禁让圣殿有点吃味,他可是可以脸不红不心不跳的叫老妇人姐姐、给萝莉送糖、给不良少年唸圣经,公认的老少皆宜不挑性别通通ojbk迷倒一片的杀手,而这个特使,却总是无视他,就直奔张良去了。简直有辱圣殿之光之名!


    他气不过得去找张良理论,没想到韩信也在那,两人望向他,说不出的乖巧,彷彿在等他告解。刘邦气急手一指特使的鼻头。


「这韩信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吗!这麽亲密!」


    在他看来韩信对张良太过有礼貌了,并不像是朋友。


「不是兄弟。」 张良,顶着一头白髮,翻了个白眼,彷彿在吐槽刘邦有色盲。


难不成是情人吗?圣殿回以白眼。



    意外来临了,一次圣殿不在的任务,身上的伤在数量众多的吸血鬼之下,堆积成了严重的伤势,韩信惨白着脸,向赶到刘邦点了点头便离去了,完全没有要去看牧师的意思。 而刘邦太过担心,便尾随了他,疑惑的发现他还是去找张良,他记忆中张良并没有治癒人的技能,于是圣殿躲在柱后,暗中观察,想要发现些什麽蛛丝马迹。


「我血不够了……」 微弱的声音传进耳裡,刘邦惊讶的瞪大了眼,血?人的鲜血吗?这是说,清高温和的韩信是吸血鬼吗?那个消灭了无数吸血鬼、战无不克的韩信是吸血鬼吗?如果韩信是吸血鬼那又为什麽要帮教廷呢? 刘邦看着张良吩咐特使到一旁的房间裡等待,并转身去取东西。 他複杂的站在牆角,缩在阴影裡盯着那个有着华丽浮凋的房门,那个会对他微笑的韩信,那个有贵族奶茶色头髮的韩信,那个让他想要相信的韩信,真的是吸血鬼吗? 


    这时张良带着两个容器回来了,一个是清澈如水,一个装着像是血液的黏稠黑色液体,张良知情却养着吸血鬼吗?他们究竟向他隐瞒了多少事呢?
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张良很快就离开了房间,也许是不想看到韩信进食也说不一定。


    但刘邦不会退缩,他必须要知道真相,就算知道了真相他也没办法放弃韩信,因为,他知道他想携带前行的是韩信,而不是猜疑。


    于是他推开了前往真相的大门。



    门后的特使半裸着身体,破损的衣服随意的叠放在一旁,他右边的肩膀被噬咬出一个大洞,胸膛上有几道可怖的抓痕,手臂上更是佈满了细密的擦痕,让这些伤口显得更可怖的是流淌出的带着腥臭的黑色血液,是腐败的味道。


    韩信震惊的看着他,看起来想要逃却动弹不得,只能瞪着圣殿逐渐接近,刘邦抚上了他的手,让那半开容器裡的透明液体激起一阵波澜,几欲溢出。


「我不是圣职者,我是教廷合成的怪物,用吸血鬼的血液合成的怪物,所以吸血鬼对我造成的伤害不似你们严重。」韩信快速地脱口而出,不再看向他。


「你要喝圣水?为什麽?」 圣殿转而提起了他的疑惑,不会错,每天都以圣水沐浴的圣殿不会认错这味道。


「我并非圣洁的。必须用圣水抑制我。」 特使将手从圣殿手裡抽出,另一隻手却抚上了他的脸颊,黑色的眼泪从他的眼中流出,滴落到圣殿的脸上,闻起来就像是吸血鬼腐败的血液和刺鼻的圣水混合的味道。


他望向韩信的眼,还有他奶茶色的髮,于是那便是美丽的味道了。




    刘邦破门而入,带着从城裡买来的鲜花,因为路途上被阳光照射,娇弱的花瓣已有些泛黄,却仍维持着腻人的香味,他亲吻韩信的嘴唇。 特使迅速泛起潮红的面颊与被他印上嫣红的嘴唇辉辉相印,彷彿要掩饰害羞。 韩信大声的嘲讽起堂堂圣殿竟然抹起了女士的口红。


    于是迷倒无数老少男女只对特使ojbk的圣殿无耻的哈哈大笑,我们两个颜值这麽高的天慕之人,不好好打扮怎麽行!


「而且,非常衬你。」 在阳光下,刘邦再次俯下身,吻上韩信的嘴唇。


    从此,教廷特使就是血液、圣水与圣殿的吻组成的了。




后记:

其实有个bug,你补充血液就补充,为什要要脱衣服啦信信,哈哈就当作怕新生的肉被黏住吧2333 求評論!doge


撒旦

    

    既然你难得安静了,我就跟你说说吧,明。

 

    我一直找不到机会好好跟你说。这都是你的错,因为你三番两次的惹我生气。难道当你看到我还不明白吗?我是圣洁、美丽与宽容的化身,我身有12隻翅膀,与常常出现在人类故事中只有1对翅膀的下等天使截然相反,南辕北辙。人们甚至不敢随意谈及我,我是最接神的存在。你却挑衅我,疯狂攻击彷彿你能伤害我。

 

    即便我的招式招招狠劣,轻易断去了你的四肢,你要相信我仍是处处让着你的。

 

    你却太过无惧,而我说你会后悔亦是认真的。

 

    过去

    现在

 

    我打破你美妙的幻想,我总是正确的。    

 

    仅仅是一眼,一眼我便能令月球一分为二,你能明白吗,明白我为什麽待在这个狭小的星球上了吗?

 

    不,我从不认为我与恶魔有什麽相似之处,也不同情他们。恶魔和人类之于我而言,都如同蝼蚁一般。这形容甚至不正确。蝼蚁也好,人类恶魔也好,对我来说都无关紧要。

 

    我生而罪恶。

 

    即便不带记忆,我仍然完美的执行了復活恶魔的计画,当我将碎裂的酒瓶刺向人的心脏时,我从未感到如此正确。当我诱导他们将自己的同伴残杀致死时,当我让恶魔相信我为他们抗争时。

 

    当我将你变为了恶魔人,一切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。我甚至没有怀疑我为何选择了你。

 

    为什麽是你?

    为什麽是你?

 

    明明你应该越早死去越好,如果我还留有一点点的仁慈。

 

    但我为毁灭而生。

    我是不会下地狱的,我就是地狱。

 

    我越是完美,越意识到神恨狠了我,我再完美、再接近神也不如祂膝下的任何。即使他们无比残缺,与完美沾不上一星半点,仍好过爱我。即使我没有缺点,即便我改正缺点。祂仍然不会爱我。

 

    明明一切都是徒劳,明明爱不存在。

 

    但是你为什麽护着一个将死的猫尸呢,而我,又为什麽会为已然湿透的你撑伞呢?

 

    你说,救救不存在的兔子。

    祂说,你不再是路西法。

 

    你曾是非常浪漫的存在,而我以为我是理智的。

 

    你卻说我在哭。

 

    我曾经不明白,可我现在懂了。明。你知道为什麽吗?

    了的眼角隐隐能看到神之光。狂爆的热度包围了他,眼泪在逃离之前就被蒸乾,徒留酸涩的眼眶,不必抬眼都能看见,神罚的白光。

 

    你知道吗?

 

    为所有人哭泣的你知道吗?

    没有为我哭泣的你知道吗?

 

    了轻笑,拂过明乾瘪瑟缩的嘴唇。

 

    我生而不会爱

    我生而不可爱

    我生而不被爱


    既然你这麽困扰,我就告诉你好了。

 

    因为,


    因为我是撒旦。

 

 

 

 

后记:

每个2句排列的都是代表了和撒旦。第一句是了,第二句是撒旦。

Lucifer查了一下,是光的引导者的意思。但却坑了明阿。

 

从了无意识的把明变成恶魔人,想要延长明的寿命甚至在之后跟他一起活下去,这就是爱了。但是神却希望撒旦从痛中学爱。(也可能只是单纯想折磨撒旦也说不定)

求感想呀~雖然這番冷,但愛的深沉。